提到苏东坡 你最先想到的是诗词歌赋还是一桌菜?

提到苏东坡 你最先想到的是诗词歌赋还是一桌菜?

  苏东坡 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都不如给你上桌菜

  林语堂先生在《苏东坡传》里写道:“一提到苏东坡,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。”

  这个“会心一笑”,大概是因为脑海里与苏东坡同时出现的还有东坡肉、东坡豆腐、东坡鱼……历经千年,“苏东坡”依然是个屹立不倒的IP。若是苏东坡做东,请你去他家吃一桌菜,又会给你怎样的惊喜与感悟呢?

  开胃菜 东坡凉粉

  按照中国人的饮食习惯,苏东坡为大家端上桌来的第一道菜当然是开胃菜,即“东坡凉粉”。

  这道菜源于今陕西凤翔县,也是苏东坡初入仕途的第一站,当时他任职凤翔府签书判官。

  那年凤翔的夏天很热,苏东坡去了凤翔东湖避暑,谁知避暑之地依然很热,宋朝没有空调,也没有冰淇淋,于是我们的吃货苏东坡发明了凉粉:先命人取滨豆(也称作小扁豆)研磨成粉,熬制成糊状,再盛入石头器皿待其冷却后,切成条状,配以盐醋辣椒等佐料凉拌。

  凉拌后的凉粉口感爽滑,且清凉解暑,又是平价的食材,很快就流传进了民间,后人称之为“东坡凉粉”。

  职场新人苏东坡踏入仕途后,他的世界也如这一块洁白的凉粉,在官场的酸辣咸鲜中打个滚,蘸满调味料,滑入舌尖。

  初尝官场百味,他是有所期待的。

  热菜之一 东坡肉升级版之梅菜扣肉

 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,是因为百吃不厌,只要菜单上有它,不点上桌,总觉得缺了些什么,东坡肉就是这样的存在。不过,苏东坡一直喜欢创新,所以这第二道端上桌的菜是东坡肉的升级版:梅菜扣肉。

  梅菜扣肉的前世自然是经历了三次路演的东坡肉。追本穷源,《徐州风物志》《徐州文史资料》《徐州古今名馔》都有记载,东坡肉是苏东坡在徐州时所创制,后在苏东坡被贬黄州之时,得以再次研发,为此苏东坡还写了首《猪肉颂》,最后东坡肉在杭州一举成名。

  东坡肉在徐州与杭州出名的剧情如出一辙,都是因为苏东坡治水有方,抗洪筑堤保城,百姓们为了感激他,纷纷送肉去他府上。

  苏东坡:哎哟,不要,不要,不要客气嘛。

  老百姓:大人,你收下吧,我们的一点心意。

  苏东坡:哎哟,不要,不要,真的不要。

  大概推辞了几十次,苏东坡没办法收下了,但他收下后就亲自指点家人将这些猪肉做成红烧肉,再回赠给参加抗洪的百姓。百姓们原以为苏东坡只是清廉,却在这些肥而不腻、酥香绵长的红烧肉里发现了他们的知州竟然是个隐形大厨,于是纷纷效仿,起名“东坡肉”。

  当苏东坡被贬到惠州以后,连东坡肉都没办法吃得尽兴了,于是他将东坡肉改版升级为梅菜扣肉。当地的梅干菜泡发后,烩入东坡肉,梅干菜吸饱了东坡肉的肉汁与油分,爽口而不腻人,一时成为了惠州宴席上的佳品。

  经历了多次被贬,苏东坡的这道东坡肉也随着时间与际遇的变迁而改变,最终升级为梅菜扣肉。经典未必不可超越,苏东坡对于美食的改版,也反映了他的人生态度:随遇而安,享受当下。

  热菜之二 东坡豆腐

  苏东坡端上桌的第三道菜,是他曾经为挚友佛印和尚的“私人定制”,据说这道菜曾让佛印和尚吃得欲罢不能,差点忘记自己是个出家人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坡豆腐。

  苏东坡在《又一首答二犹子与王郎见和》中写道:煮豆作乳脂为酥,高烧油烛斟蜜酒。

  古代豆腐又被称为“乳脂”“脂酥”,苏东坡将火烧到最旺,倒热油,放豆腐,用蜜酒烹饪。听上去似乎有些寻常,但你别忘了,苏东坡后来被贬儋州时曾写信给他的幼子叔党,叮嘱他生蚝很好吃,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。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由此可见,苏东坡在这首诗里,对于东坡豆腐的做法,其实也有了一点保留。

  幸亏宋代林洪没忍住,在《山家清供》中暴露了秘诀:“东坡豆腐:豆腐葱油炒,用酒研小榧子一二十枚,和酱料同煮。又方纯以酒煮,俱有益也。”

  由此看来,小香榧子是这道菜的点睛之笔。

  而知己,又何尝不是人生中的点睛之笔呢?在苏东坡被贬的那些岁月里,佛印就如同东坡豆腐中的那一二十枚香榧子,他们一起谈论诗词与佛学,让苏东坡内心的郁郁不得志化为了旷达与乐观。

  江鲜 河豚鱼

  有肉,怎能没有鱼?

  苏东坡端上来的第四道菜是江鲜:河豚鱼。

  关于河豚鱼,苏轼曾在《惠崇春江晚景》中提到: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
  众所周知,河豚鱼有剧毒,但仍然阻止不了苏东坡对它的热爱。古籍《示儿编》中有记载:苏东坡谪居常州时,就很爱吃河豚鱼。当地有一家人特别善于烹饪河豚,于是邀请苏东坡上门品尝,心想着若是苏东坡能为此写点诗词,以后就作为宣传文案,一定会将自家的河豚鱼打造成网红单品!

  谁知苏东坡到了后,就被河豚鱼的鲜美所吸引,大快朵颐。主人一家都躲在屏风后面偷看,不愿错过苏东坡的一言一语,结果苏东坡一直在“沉浸式”品尝,一言不发。

  主人心想:我做了半天的河豚鱼,你竟然一言不发?该不是我做得不好吃吧?

  正当这家主人心灰意冷之时,苏东坡忽然丢下筷子,大声说:“也值得一死!”

  一句话言简意赅地表明了河豚鱼的鲜美,好吃到苏东坡竟然可以为它去死。这道河豚鱼,也让我们看到了苏东坡的执着与赤子之心:对于热爱的事物,必须要有点勇气,甚至有点舍弃精神,这样才能算得上是热爱。

  点心 东坡馓子、东坡炸牡丹

  苏东坡端上来的第五道菜是一个点心双拼:东坡馓子和东坡炸牡丹。

  我们先介绍一下东坡馓子,东坡馓子在古代是寒食节的冷食之一,因为寒食节禁止生火,百姓们只能提前准备冷食,所以馓子又被称为“寒具”,为此苏东坡还写了首《寒具诗》:

  纤手搓成玉数寻,碧油煎出嫩黄深。

  夜来春睡无轻重,压扁佳人缠臂金。

  纤纤玉手将面团搓成如玉般的细长条,放入油中煎得金黄。东坡馓子其实就是徐州的蝴蝶馓子,细细长长绕成一团又一团,酥脆咸香,苏东坡竟然将这个馓子比喻成了美人手臂上缠绕着的金饰,一下子就让这个民间点心有了格调与风韵。

  而东坡炸牡丹的出现,原是件极为风雅的事情,某次东坡冒着雨去赏牡丹,看着雨中的牡丹,苏东坡吟了首《雨中明庆赏牡丹》:

  霏霏雨露作清妍,烁烁明灯照欲然。

  明日春阴花未老,故应未忍着酥煎。

  前两句还挺正常,到了后两句,又是尽显吃货本色:牡丹啊牡丹,你开得这样好,我实在不忍心把你放进油锅里炸着吃啊!

  没错,在吃货的眼中,什么都可以吃,牡丹都可以进油锅里炸。苏东坡当时忍住了,守住了名士的风雅,但事后并没忍住,于是就有了东坡炸牡丹:用牛酥煎牡丹花蕊,既保留了牡丹原本的形态,又锁住了牡丹的花香,入口竟还有一股奶香。

  点心是可以充饥,却又不愿吃饱的食物,苏东坡的这道点心双拼,是他坎坷仕途中的点缀,是他生活中出现的庆幸与欢喜。

  汤羹 东坡羹

  苏东坡为我们端上桌的最后一道菜是一碗东坡羹,《东坡羹颂》里这样写道:东坡羹,盖东坡居士所煮菜羹也,不用鱼肉,五味有自然之甘。

  这道汤羹在苏东坡初出茅庐时就已品尝过,那时他凭借文章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一举高中且名扬京城,正准备敞开肚皮吃遍京城之时,忽闻母亲离世的噩耗,只能匆忙赶回眉州老家奔丧,为母守丧三年。苏母程氏的骤然离世,对苏东坡的打击极为沉重,许久食不知味,这一切被他的妻子王弗看在眼里,于是精心为他烹制了这道东坡羹。

  东坡羹的食材极为简单,将荠菜、菘菜等鲜蔬反复揉洗,以去除苦味,盖上涂了生油的瓷碗焖煮,再加入生米姜丝焖煮至熟透。

  简单的汤羹暖心暖胃,对于一个吃货而言,食物永远是最治愈的,苏东坡的内心感到了极大的安慰,因为这道汤羹如同母爱般质朴,看似平凡,却又滋味无穷。

  宦海沉浮多年,仕途坎坷,苏东坡的这桌菜,吃的是他的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吃的是他人生每个逆境时的释怀与旷达,吃的是他与生俱来的乐观与才情,还有他丰富有趣的灵魂。

  文并供图/金陵小岱

【编辑:田博群】